• [雷人]没意思!拔剑四顾无敌手!不玩了,左左右右慢慢啃…… 2019-06-20
  • 走进大凉山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20
  • 江西省能源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胡运生等2人被调查 2019-06-18
  • 习近平24字点赞中国人民 2019-06-18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多措并举拓宽村民脱贫路 2019-06-15
  •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要求:加强现制现售奶茶果蔬汁监管 2019-06-10
  • 重庆动物园助动物“冰爽”度夏 2019-06-10
  • 高傲,名牌大学的人真的除了积累课本知识以外,确实啥也不懂!看:这些“高材生们”这些年来害怕艰难风险、不敢艰苦奋斗为人民,而去鼓吹资本主义现成的道路,称为胆小鬼不 2019-05-04
  • 今年西安新登记市场主体突破200000户 2019-05-01
  • 中国在地球最险竣的山脉里修路 被外媒称为疯狂工程 ——凤凰网房产 2019-05-01
  • 回复@看着就想笑:不然小萌们不得瞎折腾啊?哪有那么多资源可供浪费? 2019-04-27
  • 【高清】福州:体验身边的高科技 2019-04-24
  • “2018上影之夜”姜文等为“谢晋经典电影回顾展”揭幕 2019-04-24
  • 差距!摩洛哥国脚乌龙后主动道歉 这一点国足得好好学学 2019-04-18
  • 人民网个人信息保护政策 2019-04-18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作者:挽风      更新:2018-11-15 12:21      字数:6562
      那日谢云轩离开时留下的那句“自生自灭”,让莫小宇心惊胆颤。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爹娘的身边,而如今自己被人抓来,经过三个月的长途跋涉,经历了无数的刺杀而到了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最后凭然告诉自己是误会,还让自己自生自灭,怎么不让人绝望。

      这路走来,莫小宇几经生死,虽然因为“绑匪”的死命护卫身上的伤虽然不致命,但是再怎么也是伤筯动骨的大伤。

      眼下就这样被“遗弃”,莫小宇委屈大了,他原本想赖着不走了,反正自己是被他们抓来的,他们就得负责。

      莫小宇也想着自己就在这等哥哥谢言来找他。

      但是到最后,结果却是差强人意,谢家仆人见莫小宇赖着不走,竟然强硬地把他扔出府外。

      莫小宇原本想去找那个很像哥哥谢言的那人告状,毕竟之前那人有吩咐别人送自己回去的,但是人生地不熟的他却是不知道如何寻找。

      被赶出来的莫小宇,只好在大街上乱逛。

      财不露白,这是谢言再三对莫小宇嘱咐过的。

      所以这次去神州城玩,莫小宇虽然也是带着谢言送给他的星戒,在小伙伴面前装逼用,但是并没有明目张胆地戴在手上。

      也所幸把他抓走的这些人不是为财,让他身上的星戒才得以保存。

      此时,莫小宇看着星戒中仅剩的一万三千钱,还有一瓶哥哥谢言给他修炼用的丹药,他的心里苦兮兮的,他不知道自己要这地方呆多久,这么些钱显然是不够的。

      而这些兽晶都是谢言之前陆陆续续给他零花钱积攒而成,只是和小伙伴在神州城玩的时候,已经花去了大半,如今只剩下这些。

      原本莫小宇也是一个小富翁,只是因为他还小,而且还有逛青楼的前科,谢言没收了他大部分的“家产”,怕他学坏。

      而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克扣”自己的零花钱,莫小宇感觉自己真是冤枉,因为那次他真的是第一次去青楼,而那次的自己就连青楼姑娘的小手都没摸到,而就被哥哥谢言抓个正着。

      只是在莫小宇的心里,对自己那次的倒霉一点也不埋怨,因为就是自己那次逛青楼,让哥哥谢言又回到了他和爹娘的身边。

      莫小宇想爹娘了,想哥哥了,他不知道哥哥他们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自己被人抓走了,又知不知道自己被抓来了这里?

      自己偷偷跑出玩,爹娘他们肯定气坏了,也急坏了吧。

      身处陌生的环境,莫小宇原本想着先在城里的客栈暂住几晚,但是青木城里的物价之高,已经到了让他咋舌的地步,自己那么点余钱,根本住不了几天。

      莫小宇想着自己得赶紧离开这地方,因如果继续这样的地方呆下去,不说吃喝住,就说自己身上的伤还需换药,到时候会连饭都没得吃了。

      莫小宇一路向西,而身处的环境也渐渐的从繁华喧嚣变成了相对安静空旷。

      一个人行路,于身旁热闹的场景而言,就显得格格不入,而远离这些繁华和喧嚣之后,前路又是无尽荒野,那种一个人的孤寂和委屈,顿时被放大了无数倍。

      而夜里,在面对黑暗之中,总是一个人最为脆弱的时候。

      年仅十八岁的莫小宇再怎么坚强,但是一个身处荒野,那夜晚的黑暗就是最大的恐怖。

      以大树栖身,以虫鸣为伴的日子里,莫小宇不知道自己偷偷地哭了多少次。

      大半个月下来,莫小宇身上的大大小小的伤口虽然已经基本愈合,只剩下之前被路上遇见的歹徒一脚踢断的左手还挂在脖子上,只是整个人却仿佛一个乞丐,蓬头垢面。

      而此时,星戒中的兽晶也因为在沿途的住宿,还有花费的药钱,也已经消耗了大半。

      而在荒效野外,因为没有预备食物,只能靠着猎杀弱小的小兽填饱肚子,一直到再次见到了人烟。

      莫小宇所见到这一座小镇,名叫龙游镇,地方不大,最重的是物价也不高,风土人情也和雷霆城近似。

      进了小镇后,莫小宇在其他人古怪的目光下,才意识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又匆匆跑出小镇,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偷偷地洗了一个澡,把自己简单地打理一番后,又重新地来到了龙游镇。

      莫小宇先是找了一家饭馆饱食了一顿,出来后在街上闲逛,又遇到一家医馆,看着自己还不敢多动的左手,想想还是进到医馆让人看了一下伤,换了新药。

      出来后,莫小宇有点开心,左手也不用再悬挂在脖子上,因为方才的医者告诉他,换完这次药后,他压手上的伤也差不多可以痊愈了,只是还不能拿重物。

      游览了一圈后,莫小宇决定在这名叫龙游镇的地方先定居下来,等攒够钱自己回去,或者等着哥哥谢言来接他。

      在做了这个决定后,莫小宇感觉自己轻松了不少,而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找一个住的地方。

      住客栈不是长久之道,请人盖房子又花销太大,在莫小宇的心里是想直接买一座小院,地方小不要紧,偏僻也不要紧,只要能住人能遮风挡雨,能让人有个地方睡觉就好。

      只是星戒中的兽晶已经被他消耗大半,凭这点钱想买一间房子显然是不够的,而如今他身上最值钱的只有那一瓶丹药了。

      莫小宇开始走街串巷地开始找房子,豪华大院他买不起,繁华的镇中心更不用说,所以只能到较为偏远地方四处察看。

      在经过四五天的寻找后,莫小宇终于在小镇的东北角,找到了一座独立小院。

      这座小院,原先是一户李姓人家的住所,因为刚建了新的大房子,所以打算把老房子卖掉,搬进新房。

      这座小院,比莫小宇自家的院子还要小上一点,旧上一点,但是它便宜…只要三千钱,也就是三颗四阶兽晶。

      在和房主谈妥后,莫小宇揣着那瓶谢言给他修炼用的丹药,去了镇里的丹药店。

      谢言给莫小宇修炼用的丹药,自然是符合他等阶里的最好的丹药。

      只是他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拿着一瓶四阶的顶级丹药来售卖,难免让人想这丹药的来源是歪干净。

      这几个月来,莫小宇几经磨难,胖乎乎的身体整整瘦了一大圈,只是既使是瘦了,还是一个活脱脱的一个小胖子。

      那药店的药店的掌柜,见是一个这么年轻的小伙来卖丹药,再看莫小宇一脸紧张的样子,已经在心里暗自猜测这丹药是不是胖小伙瞒着家人从自己家里偷出来卖的。

      想到这,这药店掌柜顿时心生恶念,只是又想到能用得起这么好的修炼丹药,这家里绝对是非富即贵,如果将来某天他的家人发现,找上门来…掌柜脸上充满了挣扎。

      六颗的丹药,总共十二万,也就是每颗丹药只值两颗四阶兽晶,这是掌柜给莫小宇给出的价格。

      给出的价格是丹药本身的价值直接缩水八成的结果,而这结果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不可忍的,但是对涉世不深的莫小宇来说,这已经是莫大的惊喜了,他根本没想到这丹药竟然会这么值钱。

      莫小宇只卖了三颗丹药,剩下的三颗他准备自己修炼用。

      向丹药店掌柜道了谢后,莫小宇喜滋滋地揣着店铺赠送的包裹了六颗四阶兽晶的兽皮小包,出了丹药店铺。

      值钱的丹药,让莫小宇看到了生活的希望,整个人也轻松多了。

      而此时,常年守在丹药店外,专干些鸡偷狗盗之事的三个贼人,都把目光投向揣着小包从丹药店出来的莫小宇,悄悄地跟在了他的背后。

      莫小宇拿着钱,高高兴兴地赶去买下那一座小院,只是当他刚走出较为繁华的腾龙大街来到一条小巷时,却被一伙三人贱人给拦下路来。

      “小子!把你刚刚买的丹药交出来!”

      莫小宇顿时被突然出现的三个拦路打劫的持刀贼人吓得脸色发白。

      “你…你们干嘛的!”莫小宇惊慌失措道。

      那三个大汉把莫小宇那害怕的样子都看在眼里,这样的软杮子让他们心中大定,凶神恶煞地又说道:“打劫!把你之前在鸢尾阁买的丹药拿出来?!?br />
      “我…我没买丹药…”

      那三个大汉的眼睛在莫小宇的身上下搜索,面露疑色,自己三人一路尾随,那包裹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刚刚那个包裹呢?”其中一个贼人问。

      而莫小宇听了脸色越发苍白,因为此前路上,他已经把兽皮小包和剩下的三颗丹药都放到了星戒中。

      莫小宇想着,自己若被搜身,如果身上星戒被这三个人搜到…那后果…

      莫小宇脸色一片苍白。

      “没有,我没有什么包裹,你们…肯定看错人了?!蹦∮畋缃獾?。

      三个贼人面面相觑,只是看着慌乱的莫小宇满是疑惑。

      “嗯!”

      这时候,其中一个贼人突然向其他两人努嘴示意。

      那两个贼人得了指示,突然上前紧紧地抓住了莫小宇的两只胳膊,而这人则在莫小宇的身上四外搜寻起来。

      莫小宇又怎么能乖乖就范,因为乖乖就范的后果就是他的星戒被人搜走,开始剧烈挣扎起来,怒吼道:“你们干什么!快放开我?!?br />
      “给我老实点!”说话贼人一记刀背,狠狠地打在了莫小宇的额头。

      莫小宇吃疼地惨叫一声,额时顿时肿起老高。

      当莫小宇发现了那贼人的手已经接触到了自己藏在胸口的星戒时,眼里闪过一丝决断,运起内力,用脑袋狠狠地撞向搜身的大汉,猛地一挣扎。

      那两个束缚莫小宇的贼人,之前见他挣扎并不激烈并没有使用全力,此时被莫小宇猛地一挣扎,不但被他轻易挣脱,连代自己也摔了一个跟头。

      挣扎开的莫小宇拔腿就跑。

      而被摔了一屁股蹲的两名贼人反应过来后,也大喊着:“追,快追?!比讼蜃拍∮钭啡?。

      莫小宇在小巷里飞奔,但是又怎么跑得过对小镇大街小巷无比熟悉的贼人,没一会,就被三人前后堵在了一条小巷子里。

      “小子,我看你还往哪跑!”

      莫小宇看着不远处的巷子外就有行,你想大喊救命,又不敢,因为他的脖上已经架上了两柄大刀,顿时心如死灰。

      当一个贼人从莫小宇的怀里掏出星戒,三个人的眼里顿时爆发出了一道惊人的光芒。

      “这…这是…星戒!”

      其他两个人听了,也顾不得莫小宇,顿时收刀围上前查看。

      看着落到贼人手的星戒,莫小宇的脸上满是不甘心,见他们见钱眼开松懈之迹,猛地夺过一个贼人手里的大刀,劈头便砍。

      “把星戒还我??!”

      “小心!”

      那被夺刀的贼人大喊一声,匆忙躲避,但是又怎样躲过莫小宇含怒一刀,顿时背部中刀,血花四溅。

      剩余的两个贼人见此变故,又见莫小宇举刀挥来,顿时举刀匆忙抵挡,一时间金属相撞的“铿铿”声,不断响起。

      莫小宇此时心里只想着夺回自己的星戒,手中的刀,只是一通猛砍,如那疯魔棍法一般,乱无章法,打天打地打空气。

      而那两个贼人在前期的仓促接招后,目露凶光地开始反击,一人迎上莫小宇劈砍而来的大刀,另一人举刀横扫偷袭。

      莫小宇见此情景,眼看着大刀要砍到自己的腹部,发出一声惊呼后,急退一步,背弓缩腹。

      那明明的大刀在莫小宇的腹部一掠而过,带走了一缕血丝。

      腹部的疼痛惊醒了莫小宇,在堪堪躲过要害后,开始极速地后退后,看着两名贼人顿时目露凶光,手中的刀芒大胜,一招“浪起”,伴随着一声浪潮般的声响脱手而出。

      那两贼被这惊人一刀的声势吓到,脸上闪过一丝异色,眼看着刀芒来领只是硬着头皮抵挡一番。

      两个贼人还是采用方才的策略,准备一人抵挡,另一人趁机偷袭。

      只是两个贼人都小看莫小宇这一刀。

      “铿!”的一声脆响,那贼人手中的大刀竟然应声而断,那庞大的力道把贼人猛地向上崩飞出十数米,摔得七晕八素。

      莫小宇扭转刀势,一招“波平”承接而上,向着另一人扫去。

      打算偷袭的贼人,被同伴的下场惊到,看着莫小宇又向自己攻来,吓得面无血色,不敢硬接,猛地一个弯腰,堪堪躲过了这一击。

      那被挑飞的贼人,吐了一口鲜血,看着手中的断刀,再看到自己的同伙在胖小伙的手下毫无招架之力,顿时心生退意。

      “快逃!”

      莫小宇没有抢回自己的星戒,又怎能让贼人逃脱,提着刀奋力直追。

      之前打斗的声音,早就引起了巷子外行人的注意,看热闹的行人早己围堵在巷子口。

      此时看到那处于劣势的大汉突然向人群冲来,顿时化作鸟兽散。

      莫小宇虽然有点小胖,但是修习《水经》内力之雄厚可不是那两个贼人所能比拟的,未等贼人冲到人群就追到身后,朝着其中一个的后背就一刀劈去。

      贼人听到身后传来的刀风,只能狼狈地向左右躲避刀芒,其中拿刀的贼人在躲避之余趁机反手就是一刀。

      莫小宇始料未及,只能停下攻势,一个后仰躲过。

      “分开逃!不然都得死!”贼大喊。

      没等莫小宇反应过来,两个贼人已经冲出小巷,进入了行人匆匆的大街之中,转眼消失在了人群中。

      莫小宇看准一个,飞檐走壁,提刀疯狂地追了数十米,待把那一贼人结果在刀下,却是发现这贼人身上并没有自己的星戒,坐在地嚎啕大哭起来。

      这时候,城里的守卫闻讯赶来,在围观行人的指示下,看到了嚎啕大哭的莫小宇,上前质问为何当街杀人。

      城卫的出现,让莫小宇仿佛看到了救命的稻草,哭着向他们述讲起了自己的遭遇。

      城守听完莫小宇的遭遇,并没有处罚他当街杀人的罪过,还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在询问了被他砍伤那贼人所在后,又匆忙结队离去。

      莫小宇一边抹着泪,一边忍着腹部的疼痛,带着仅剩的一把战利品—一把刀,朝向着回路走去。

      他要向李姓人家说一声,自己已经没钱买他们家的院子了。

      看热闹的行人,也因为闹剧的散场而渐渐散去。

      “小姐,他好可怜哦!”

      在离莫小宇不远处,有一对小主仆—一个看似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和一个比她还小的小丫鬟,把刚刚那的那一切都看在眼里。

      此时,那带血的衣裳,抹眼泪着眼泪的小胖子莫小宇,让她们感觉分外的可怜。

      “小米儿,我们还有多少钱?”

      那小丫鬟扯着一个小布袋看了看,有点落寞地说道:“小姐,我们就一千多钱?!?br />
      “给他吧?!?br />
      “都给他???”

      “都给?!?br />
      “可是小姐,你胭脂还没买哪!”

      “不买了?!?br />
      “可是小姐,我还想吃李记的酥饼呢!”那小丫鬟委屈地说道。

      那小姑娘看着小丫鬟,捂着嘴笑了笑,责怪地说道:“你啊,真是小馋猫!过两天再带你出来买?!?br />
      小丫鬟又兴高采烈起来。

      “好吧!小姐,那我把钱给那小可怜送去了哦?!?br />
      听着那句小可怜,小姑娘又忍不住笑了,又赶紧挥了挥手道:“嗯,去吧!”

      那小丫鬟小跑着追上莫小宇把他拦住,在他疑惑的目光中,竟然直接一把抓住他那抹着眼泪的左手,把手里的兽晶塞了过去。

      “哎…你!这是我家小姐给你的?!毙⊙诀咚低?,不等莫小宇反应过来,又小跑着离开。

      莫小宇愣住了,等反应过后,看了看手里的兽晶,这才赶紧转身寻找那给自己钱的小姑娘。

      此时的小丫鬟已经跑到了她小姐身边,也回头看向了莫小宇。

      当看到眼里含泪,一脸呆像的莫小宇时,顿时笑眯了眼。

      “嘻嘻!小姐,他好傻哦!”

      那小姑娘脸上微红,责怪地看了一眼小丫鬟,羞涩地朝着莫小宇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小米儿,走吧!回去了?!?br />
      “好的!小姐?!?br />
      莫小宇愣愣地站着,一直到那两道纤细的身影消失在眼前,这才回过神,脸上满是失落。

      “都忘了说声谢谢!也不怎么她叫什么名字?!蹦∮钹杂?。

      莫小宇又回到了小镇的东北角,向那李姓人家述说了自己被人抢劫的情况。

      那李姓人家虽说也是纯朴善良之辈,对莫小宇的遭遇十分同情,但是也不是傻子,不可能因为莫小宇的几句话而把房子给他,只是见他还受了伤,好心地帮忙清理了腹部的伤口。

      看莫小宇的伤口并不深,而且已经不再流血,但怕感染,李姓人家的家人还好心地拿出家里预备的伤药,帮他上了点。

      出了李姓人家的家门后,莫小宇流落街头,难免心灰意冷。

      而祸不单行,到了傍晚,天空突然下起大雨,莫小宇堵气运起内力在雨中硬撑了一会,最近还是躲到了一座小院的门斗下。

      看着磅礴而下的雨水,他的心里越发感觉孤寂,委屈地默默流泪。

      雨停之后,已经接近戌时三刻。

      莫小宇又饥肠辘辘地回到了街上,买了两个热腾腾的馒头,哭着吃完。

      此时此刻的莫小宇,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回到家人的身边。

      莫小宇又突然想到那两给自己钱的小姑娘,心里闪过那道靓丽的身影,心里仿佛也有了一丝温州,一丝期盼。

      两日后,一位身着青色衣裙的小姑娘,身后跟着一个提着一个小食盒的小丫鬟,两人一前一后缓缓地一座残破小院走来。

      这两个小姑娘,竟然就是那日给莫小宇钱的那对小主仆。

      “小姐,我们这都两天没来了,那小东西也不知道饿死了没有?!?br />
      “应该不会吧?!蹦切」媚锩技渖凉宦频P牡?。

      那小丫鬟进了院子,随即大呼喊起来:“小东西…小东西!”

      没一会儿,从倒塌了大半的屋里,窜出了一只如小猫大小,浑身灰白的“小狐狸”,见到来人,顿时亲热地在小丫鬟的脚边钻来钻去。

      那小丫鬟惊喜地放下小食盒,蹲下身,在小狐狸的头上摸了摸。

      “小东西,小东西你饿坏了吧?”小丫鬟说着,打开食盒,从食盒里拿出了两片肉片,喂了起来。

      那小姑娘见了,也蹲下身来,也从食盒里拿出了一片肉片,准备喂食。

      小狐狸一口咬住小姑娘手里的肉片,却没有吃,而是刁在嘴里,转身向屋里跑去。

      “呀,小东西,你别跑??!”小丫鬟惊乎着追了进去。

      “啊…小姐,小姐你快进来?!?br />
      那小姑娘被自家丫鬟的大呼小叫吓了一跳,赶紧快走几步,当她跨进了门槛,看到屋内的情景时,却是惊讶地捂住了嘴。

      只见在屋里的一个小角落里,一个胖乎乎的少年,正卷缩在那铺了一点干草的地上。

      只见他双眼紧闭,面色潮红却是浑身颤抖,分外——可惜又可爱。

      而这胖乎乎的少年,竟然是莫小宇。

      “小姐,怎么办?是小可怜!他好像生病了?!?br />
      那小姑娘赶紧上察看,摸了摸莫小宇的额头,眉头紧紧皱起。

      “小米儿,你把他扶到我背上,我们得把他带回去?!?br />
      “啊小姐,你要把他带回府里???夫人不会同意的?!?br />
      “顾不得那么多了,救人要紧?!?br />
      “那小姐,还是让我来背吧,不会夫人看到了会打死我的?!?br />
      “你背得动么?”

      那小丫鬟看了一眼莫小宇那胖乎乎的身材,一脸为难。

      “那…那好吧!可是小姐,千万不能让夫人看到啊?!?br />
      “嗯?!?/div>
  • [雷人]没意思!拔剑四顾无敌手!不玩了,左左右右慢慢啃…… 2019-06-20
  • 走进大凉山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20
  • 江西省能源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胡运生等2人被调查 2019-06-18
  • 习近平24字点赞中国人民 2019-06-18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多措并举拓宽村民脱贫路 2019-06-15
  •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要求:加强现制现售奶茶果蔬汁监管 2019-06-10
  • 重庆动物园助动物“冰爽”度夏 2019-06-10
  • 高傲,名牌大学的人真的除了积累课本知识以外,确实啥也不懂!看:这些“高材生们”这些年来害怕艰难风险、不敢艰苦奋斗为人民,而去鼓吹资本主义现成的道路,称为胆小鬼不 2019-05-04
  • 今年西安新登记市场主体突破200000户 2019-05-01
  • 中国在地球最险竣的山脉里修路 被外媒称为疯狂工程 ——凤凰网房产 2019-05-01
  • 回复@看着就想笑:不然小萌们不得瞎折腾啊?哪有那么多资源可供浪费? 2019-04-27
  • 【高清】福州:体验身边的高科技 2019-04-24
  • “2018上影之夜”姜文等为“谢晋经典电影回顾展”揭幕 2019-04-24
  • 差距!摩洛哥国脚乌龙后主动道歉 这一点国足得好好学学 2019-04-18
  • 人民网个人信息保护政策 2019-04-18
  • 山西快乐10分前3走势图 荒野行动pc全是挂 上海二八杠报牌器 佛罗伦萨三日游攻略 探灵笔记steam官网 六合彩开奖128 排列5走势图综合版 3d福利彩票500彩票网 在线三国杀网页版 使命召唤ol多玩 极速飞艇 福体彩22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风暴魔域手游如何快速升级 12月27灰熊vs火箭录像 小猪与狼电子游戏 玩组三技巧